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启明归(2)

☆失踪人口回归。
☆现码,请多多包容。

02.

      『291年 3月』

        下课铃响起,战略教师刚刚听完最后一名学生关于模拟战的分析发言,满意地点点头,宣布下课。
        “下半年就选分军种了,艾斯你打算……?”
        亚瑟和艾斯走在一军院的通往训练场的道路上,侧过头看褐发少年未脱稚气的脸庞。“我想去空军,”艾斯答道,“飞行员不论何时永远可以做出贡献。”
        “你家里同意?”亚瑟有些诧异地问道。他本以为艾斯会去做个文员,最多参谋,却没想到他打算当飞行员。艾斯有自己的志向,这他知道;但他也知道艾斯作为古贵族卡玛利拉家族的现家主,他对现政府的亲近已经让他与家中真正掌权的七个哥哥姐姐的关系闹得极其僵硬。“你这样……”
        “这是我的意愿。我也不稀罕那古贵族的身份。”艾斯停了下来,直视着前方。操场上的一年级生正在负重三十千克五公里跑,这是每届一年级生必过的功课。他看着张着嘴喘息的后辈,声音如同冰棱一般冷硬。“亚瑟你知道吗?我的哥哥姐姐们到现在还主张所谓的复古主义,做着古贵族权势无上的美梦。他们根本不会去了解现在的政治,更不要说接受它。‘光芒与荣耀’?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我不在乎。”
        亚瑟有些复杂地看着艾斯。他出身的蒙哥马利家族曾经是一支古贵族,但在近二百年前就已经败落。三十余年前老蒙哥马利靠商业和航运发家,再加入贵族之列时就归入了下院新贵族。对于他来说,效忠联邦政府和民主自由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他隐隐地从一向温和儒雅的艾斯的决绝中感受到,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并且,恐怕不会是小事。

『291年  9月』

        军史课下课。
        下午三时的阳光有些斜了,穿过玻璃窗打到几幅军事家和政治重臣的画像上。摆在教室后排的铜肩像被清洁得锃亮,反着柔和的光。亚瑟整理好书,随同学一起出了教室。
        下午安排了自由搏击对抗。他在茶水间接了杯水,无声地灌了一口。冷水顺着喉咙滑下,缓解了些许夏秋交接时分依旧浓烈的燥热。亚瑟放下水杯,透过大玻璃窗看见了两个人。
        一个还穿着一军院陆军部的夏季制服,左耳上三个耳环明晃晃地亮眼;另一个则穿着陆军的正式军装,肩章上有着蔷薇环绕的二杠一星,少校。
        亚瑟认识他们。一军院陆军部六年级毕业生,出了名的桀骜不驯,在一军院里实力却无人可比的西区新贵族唐家的独子唐晓翼;和东区古贵族希哈姆家族的现任家主温莎·D·希哈姆。
        亚瑟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拧上水杯的盖子。杯身另一边刻着的A·F·M在水的折射下扭曲得变了形。

        初秋的太阳并不和善,即使是下午。狂热的白色圆盘旋转着甩下细密的光针,在万里无云的蓝天上嚣张得不可一世。长裤里的腿由于热度和汗液泛着麻麻的刺痛,但亚瑟依旧平静地看向演武场搭起的搏击台。
        自由搏击对抗,陆军部的三个年级都要参加,而现在还处于第一环节的精英挑战。这是临场的自主决定,两两上场在三千学生和上百名教师的注视下肉搏。胜者可以选择下台,也可以接受下一名学生的挑战。
        参加精英挑战的大多是六年级的毕业生,有少数五年级生。像亚瑟这样刚入部的四年级生几乎绝迹。因为精英挑战是搏击自由对抗的一个特殊环节——
        它除了死亡不计后果。

        台上的少年一个过肩摔狠狠地把对手砸到台上,对手挣扎着呻吟认输。亚瑟几乎可以从他落地的巨响判断在搏击他的内脏恐怕已经受伤不轻。
        教员匆忙把受伤的学生抬下。汗水洇湿了他的棕发,少年下巴微抬环视四周,眉眼间尽是傲气与张狂。
        “还有人要挑战吗!”
        台下一片寂静。片刻,一个金发碧眸的少年走到台前空地,一鞠躬。
        “联邦第一军事学院,陆军部四年级生,亚瑟·冯·蒙哥马利,恭请唐晓翼前辈指教。”
        亚瑟的嗓音如清冷泉水,蓦然流入这一片燥热干旱的沙漠。俊美到不可思议的少年平静地走上搏击台,露出的手臂上有并不明显但线条优美匀称的肌肉。唐晓翼打量着他,他认识亚瑟,但也仅仅是认识。最初印象里的亚瑟还是孩童,拿着一管长笛站在蒙哥马利庄园的湖泊边安静地吹奏。后来他得知这个漂亮男孩进入了一军院,在各个方面都逐渐显露了他不平凡的军事天赋。唐晓翼和亚瑟不熟,但总会有意无意地关注他在学院的情况。亚瑟并不是依靠力量在搏击中取胜的类型,所以他优异的搏击胜绩,唐晓翼有很大把握判断它得益于亚瑟的灵敏性。
        “比赛开始。”
        很快唐晓翼就验证了他的猜想。亚瑟是一个相当灵活迅速的对手,并且拥有惊人的柔韧度。
        场下响起些许惊呼。唐晓翼的攻击越发凌厉,一拳打中了亚瑟的左肩。没有避过。亚瑟闷哼一声,他觉得自己的锁骨几乎被打断了。唐晓翼避过亚瑟承受了他刚才的一击却并没有明显滞缓的拳头,一个反掌向他的腰侧劈去。
        骨头要断。
        这是台下的观众的判断。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唐晓翼的出手又可以看出是相当的狠重。
        但亚瑟避过了。
        他按上唐晓翼劈来的手臂顺势一歪,借力翻到了唐晓翼的上空。唐晓翼有些惊诧地一避,却正好被亚瑟蹬住了肩膀。没有停顿,只有换了一般人绝感受不出来的微微一沉。唐晓翼迅速地蹲身影响了亚瑟的行动,估时一把擒住了刚跳离的少年纤细的脚踝。亚瑟没有料到自己已经轻盈迅疾至此的动作居然被唐晓翼破了,被一擒一扯一下子仿若折了翼的鹰。但他立刻做出了反应,没有任由唐晓翼的狠力把他摔到地上,而是一个有些奇怪并且高难度的向后折腰的动作,环手一把扣住了唐晓翼紧绷的脖颈。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好的应对。如果唐晓翼站得不稳,会立刻被他带倒,并且触地承受冲击的还会是亚瑟。
        台下的观众都愣了,一方面是弹指间变幻莫测的形势和招式,另一方面……则是他们两个现在古怪又暧昧异常的姿势。
        唐晓翼看着少年仰头看着他的俊美脸庞,视线又从他线条优美的脖颈划过。他没有办法松开抓着亚瑟脚踝的手来扼他的喉咙,手中脚踝很明显蓄着力,一旦松手这美貌少年就会毫不留情地踹上他的下巴。更何况,亚瑟虽然看似是攀着他的后颈,但扼在咽喉处的力道却在隐隐地加重。
        “你很不错,亚瑟。”
        “承蒙夸奖。但你还没有尽力。”亚瑟尽量平静地说道,锁骨和其他地方的伤痛得不轻。他觉得左手已经有些勉强了。
        唐晓翼看着亚瑟湛蓝深邃的眼瞳,戏谑地笑了起来:“需要我让你一回吗?”
        嘴上说着,唐晓翼已经松了手上的力道。亚瑟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狠劲地踹了上去。但唐晓翼早有了防备,哪会让亚瑟当真把自己的下颌踹个粉碎,霎时便松手偏头躲了开。亚瑟借力翻到了台上。
        “我认输。多谢前辈指教。”
        亚瑟站起身,又是贵族式地一鞠躬。台下响起议论和赞叹的声音。唐晓翼朝台下挥挥手,跟着亚瑟走了下去。
        唐晓翼斜眼睨了亚瑟一眼。明亮的阳光在金发少年英挺的鼻梁与眉骨下投下一层暗沉的阴影,却依旧掩不住那双清冷蓝眸的漂亮迷人。唐晓翼在走过他身边时,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期待你的成长。”
       
——————

        改了一下。

评论 ( 11 )
热度 ( 15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