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脑洞。

闭关前扔几个脑洞,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写。




- 泛舟在斯普兰德河上 -


现代架空/年下/学长学弟/少年的青涩情愫


——

        “那是蒙哥马利家的幼子,最是品貌双全。”贾士小声跟唐晓翼咬耳朵,“艾斯告诉我他肩上那披风已经披了两年了。”

        唐晓翼没上心。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到了台上发言的学生代表身上。三年级的学生站在讲台上,谈吐优雅而大方,吊灯璀璨的光芒映得他金色的鬈发愈加灿烂。
       
        清亮嗓音即使经过电磁的少许失真放大依然美好,犹如潺湲溪流在夏日的林间流淌。

        “在我来到这所伟大学校之前以及之后,我已听无数师长、前辈告诫:nothing is here for tears. 虽然你们也可能已经听闻过这句话,但我仍然想将它送给你们。愿今日诸君以斯普兰德为荣,明日斯普兰德以诸君为荣。天佑斯普兰德。”

        台上俊美而优雅的少年致谢下台,黑色披风在身后划出潇洒的曲线。唐晓翼几乎是迷恋地追随着少年的身影,目送他进入一群年纪相仿少年之中。休憩期少年和身旁的同学轻声谈笑。不经意间抬头,那个棕发黑眸的东方男孩便落入眼帘。察觉到他倾慕的注视,少年冲他温和地笑了笑。

        唐晓翼忽然觉得吊灯的光有点烫。他低头避开少年的目光,心跳却在攥紧拳的同时微妙地开始加速。

——



- 不散前尘 -

与原著一定程度上有关。
主二战前,中国赴英留学生x英国贵公子/校友设定/年下
大量私设:亚瑟出身不变,改动至20世纪10年代末出生,1933年前后已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样貌,之后一直不变。


——

        亚瑟抱着一摞书开始思考怎么从这个坏了的木梯上下去。登梯的时候最后一格踏脚断了,现在倒数第二格离地面足有三十多英寸。亚瑟并不很确定自己能否平稳地抱着一摞大约八英寸高的大块头从这个高度下去。但梯子上又不太好放书。经过短暂的纠结,亚瑟决定下去。

        尽管已经很努力地保持平稳——先不要提优雅了,亚瑟觉得抱着一高摞书大迈步下梯子的样子大概可以列入他二十多年人生的失态榜单了——但他还是在把第二条腿放回地时踉跄了一下。最上面的《国富论》终于难以抵挡重力的分力,令人绝望地开始下滑——带着第二本《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但他被人及时地揽住,下滑的书本也被扶好。亚瑟站稳身形转身向好心人道谢,一张年轻而英俊的东方脸庞就这样映入眼帘。

——



- 星戒 -

星际机甲/ABO/年下/强强/严重ooc/纯私心脑洞
亚O,从分化起扮A。并成功在二十五岁成为联邦最年轻的上将,被誉为“联邦金字塔顶尖的Alpha”。对他最流行的评价是:
“穿上军装,是联邦最优秀的军人;脱下军装,是联邦最迷人的绅士”。


——

        亚瑟有些冰冷地瞥了唐晓翼一眼,后者被他看得失神了一瞬。亚瑟走过他身旁时微微停留,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忘掉你昨晚的经历和那愚蠢的Omega偏见。你所需要记得的只是我是一个曾把你打翻在地的人。”

        雪松清香的Alpha信息素透出警告的意味。但昨夜已经在上将房间已经领会过玫瑰芬芳的青年知道,无论这信息素再如何逼真,也只不过是巧妙又强势的伪装。金发的俊美青年在与他恢复正常个人距离时,又露出了亲和而得体的微笑,与他相互致意告别,平稳地迈向自己那台碧蓝色的美丽机甲,进入。被启动的“海神”散发出隐约的白蓝色辉光,迷人得一如里面的操纵者。

        唐晓翼微微地勾起嘴角,也转身进入了自己的机甲。

——

评论 ( 1 )
热度 ( 41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