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救援行动(哨向)(01)

·哨兵向导设定。设定沿袭源自外网的福华同人《维多利亚时期伦敦的哨兵与向导观察报告》。其设定与国内普遍流行的版本存在颇多差异,会尽量在文中说明清楚。

·记不清楚,或者《报告》中未涉及的地方会转为私设(有些可能是对《报告》设定的错误理解(…),请原谅)。


/01.

唐晓翼从睁开眼睛开始,一共花了十三分钟才恢复意识。

此刻,他正躺在安抚室柔软的白色单人床上。室内几乎所有的物品都是白色的,包括墙壁、天花板以及地板。而墙壁是特质的,隔绝了来自外界的一切声响。室内一片安静,只有微弱的白噪音。这一切都是为了平静哨兵——尤其是陷入狂化或神游的哨兵。唐晓翼瞪着眼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心里空落而焦躁的感受来自何处——这是以前在安抚室接受安抚时不曾出现的。

他焦躁地翻身下床,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仿自然光照到唐晓翼右手腕上的藏银手镯上,五枚颜色各异的宝石在繁冗花纹的衬托下晕起柔和的光辉;黑色的细绸带穿系在手镯边缘,以一种柔软光滑的舒适质感宣告着佩戴者首席哨兵的身份。

门立刻被打开了,白衣的护理走了进来。唐晓翼有些不耐烦地让她把医生找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对待我的薇薇安小姐温柔一些,唐。”穿着圣所制服的管理者走了进来,手上戴着棕色的皮质手环。他冷静地对烦躁不安的哨兵说道,“你在距离目标建筑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居然神游了。亲爱的,这可不是首席哨兵的风范。”

“去他的首席哨兵。……我要出去,温莎。我的向导在等我。”

唐晓翼努力遏制着自己对那个陌生向导的精神感应的急切。温莎皱着眉,重复道:“你的向导?”

“呃……我能感应到他!他和我是天生一对……他绝对会是一位首席向导!他应该是被劫持向导中的一员,就在目标建筑中。我觉得我完全被这个向导给吸引住了……”

“所以说,一位氏族首席哨兵因为一个陌生向导的精神感应而迷失了对五感的控制?唐,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失态!你几乎不会神游的。”温莎顿了顿,严厉地补充道,“并且,其他哨兵可一位都没有提过这位向导。”

“相信我,温莎。并且我的神游并不完全是因为他……”唐晓翼捋了一把深棕色的头发,倚在纯白色的墙上。枪战和爆炸让他进一步加重了神游的状况,所有感官都集中到了听觉,且失去了控制。大到一百米外炸弹爆炸的巨响,小到一公里外人们的交谈全都清晰地进入他的耳中。唐晓翼的意识被向导的精神感应深深地吸引了,进而陷入混乱,直至失去意识。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神游——神游是未结合哨兵难以避免的弱点,因为他们的五感无法一直都被良好地控制。在唐晓翼所经历的屈指可数的几次神游中,时间最长的也不会超过一刻钟。但这次—在这次恶劣程度并不过分的解救兼反恐行动中,他居然神游,甚至还昏迷了。

这大概可以说是桀骜高傲的首席哨兵人生中在“不愉快”的标签下排得上头几号的经历了。但对于唐晓翼来说,此刻他所真正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本身。昏迷清洗了他的意识,此刻他对那个向导的印象只留下了破碎而可怜的那么一小些。

青年。精神力强大。平静镇定。

“现在几点了?”

“你想确切知道的话,下午三点零八分。还有七分钟开始下一轮行动。”温莎抬手看了眼表,答道。

距离他开始神游大概四小时左右。唐晓翼道:“我需要能量补给。我马上回皮埃尔街。”

“你不可以。”温莎皱眉。

“你拦不住我。”唐晓翼冷淡地直视着温莎。“食物,给还是不给?”

·

八分钟后唐晓翼赶到阵地时,第二波行动刚刚开始。唐晓翼穿过哨兵警卫群,直奔最前方。在那里他找到了贾士和艾斯。戴着黑底棕边手环的次席哨兵站在最前沿的一边大声指挥着,同时有意无意地把自己的向导护在身后。

“情况如何?”唐晓翼在贾士下达完一条命令后强势地打断了他。贾士和艾斯都没有什么时间关心他怎么这时就来了,因为恐怖分子疑似准备纵火了。贾士语速极快地向唐晓翼解释了情况。唐晓翼被送走后,在距恐怖分子占领的卡雷拉大厦三百米左右出又发生了一次爆炸,但规模较第一次小了不少。在一百三十二名被俘向导的威胁下,无论是警方还是军方都不敢贸然行动。他们甚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队十几人左右的恐怖分子进入大厦,因为五名向导被枪抵着进了停在十八楼的观光电梯——玻璃早已被炸得粉碎,残破的金属笼摇摇欲坠。如今恐怖分子联通了无线电,不知道都在第几层的大厅里各抱头蹲着三四十名向导的画面展现在指挥处的屏幕上。

唐晓翼拿过一面墙盾告诉贾士自己带一队人进攻,让他准备好掩护以及后续配合。贾士背后棕发的秀美青年有些担忧地看着唐晓翼,绕过贾士给了他一个拥抱和精神安抚。

“谢谢你,艾斯。”

“没关系,自己注意好精神状态。”艾斯温和地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

冲上前的时候那种奇异的精神共鸣又产生了。唐晓翼抿了抿嘴唇,这次的精神波动较上一次有了些许的不稳。他有些担忧向导正在经历什么。同时,唐晓翼也敏锐地感受到向导压抑着的紧张,以及试探性的呼应。

他在呼应我。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晓翼忍不住有些雀跃,唇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再等一等,我亲爱的向导。我很快就会救出你了。

——————

注:

氏族:一定范围内的所有哨兵,这个范围可以是乡镇或城市的某个区。

首席哨兵:一个氏族的领导,标志是黑色手环。

次席哨兵:地位仅次于首席哨兵,标志是黑底棕边的手环。

次席向导:次席哨兵的向导,在《报告》中设定的标志是红蓝相间的、系在脖子上的丝巾(再早一些是项圈),本文中向导系在脖子上的丝巾统一改成手环。

神游:所有感官的延伸性都压倒性集中到一种感官上引起精神混乱。

狂化:(不知道怎么解释就字面意思)

哨兵手环上有五种颜色的装饰来代表加强的五感,每一种颜色对应一种感觉。这些五色装饰可以是果核、丝线或其他东西。

(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如果写到了再补充。)

评论 ( 5 )
热度 ( 36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