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启明归(5)

·应该没人记得这篇了…我自己也基本把原来的设定忘了个干净(。
·对前文一无所知的小伙伴可以戳tag。虽然我觉得不知道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怎么回事lofter老说我(1)有敏感词……但(1)真的一点用都没有我就不加tag了。)

/05.

唐晓翼冷哼一声,用一双靴底迎接自己的上司和新参谋。

“唐,把你的脚从办公桌上拿下去。”乔治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像什么样。”

唐晓翼还算给乔治面子,哼哼着把一双长腿从桌子上放下去,不过这歪来倒去的坐姿依旧不敢恭维。亚瑟在心里默默地给他的仪容态度评判了一个E。

“你的搭档,蒙哥马利少尉。”乔治介绍道。亚瑟立正,行了个军礼:“唐上尉好。”

立定的时候军靴靴跟侧敲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上装随着手臂的抬起而拉直。唐晓翼看到亚瑟用皮带束好绿色上装的腰部——相较普通男子纤细不少,又可以感受到肌肉绷紧的力度。

迷人。

唐晓翼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两个词。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有些惊悚地挑了挑眉,旋即仿佛在一种对自我而言欲盖弥彰一般的心理下,干脆利落地站起来回了一个军礼。

“你好。”

唐晓翼比亚瑟高大半个头,挺拔修长,左耳上三枚藏银耳环在棕褐色的碎发衬托下显得精致又亮眼——虽然他这种行为明显超过了军纪官们所能容忍的范围,但并没有人能成功地让他摘下。

乔治对唐晓翼这次反应的迅速与礼貌投去惊讶又满意的目光。他拍了拍亚瑟的肩,道:“那你们先熟悉一下。一刻钟后来会议室。”

“是,长官。”

亚瑟应下。乔治出去带门的时候,锁舌被咬住发出金属碰撞的轻响。两个人间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唐晓翼倚在办公桌上,率先抛出了话题:

“你觉得你在战术上够勇敢吗?”

“您觉得怎样才算勇敢?”

“好吧,这是我的问题。换个问法:你在有几分胜算的时候,敢实施计划?”

亚瑟微微思索了一下,抬头答道:“六至七分。具体视情况而定。”

“胆子这么小,你的指挥和参谋是怎么拿到第一的。”唐晓翼毫不客气地评论道,“一军院这一届都是傻子吗?”

亚瑟金色的细眉蹙起,并没有掩饰自己的不快:“士兵们的性命以及武器、物资都是值得重视的,也请长官您反省一下自己的指挥态度。”

“但有时候你需要权衡的不是一场战役的胜负与百千生命的价值,更不是与物资开支之间的价值。”唐晓翼回到办公桌后,从椅背上捞起自己的外套,又漫不经心地朝亚瑟——或者说门口——的方向走来。

“话说,你们东区的贵族都这么个人主义的吗?”唐晓翼十分讨人嫌地评论着亚瑟出身的地域阶级,完全没有给已经非常不愉快的新参谋打断自己的机会,“新贵族是,古贵族也是。而你作为我的阶级盟友,居然还特别有古贵族那种‘华贵’的古板气质。”

“我希望您能终止这些毫无意义的评论。唐上尉。”

亚瑟冷着脸强硬地打断唐晓翼。看起来再继续说下去他漂亮的新参谋就真的要讨厌他了。唐晓翼无可奈何地刹住嘴炮,又毫无心理压力地把话题转了回去。

“亚瑟,我非常诚恳地为我的不敬道歉。言归正传,很多时候你不能只考虑战役与军人们自身,还要想想战役之后的事与人,比如后方的民众。”他打开门,侧过身挑眉看了一眼神色不明的亚瑟,话语间依旧未脱懒散。“走吧,我可爱的小参谋。会议要开始了。”

·

亚瑟有些惊愕地看着两位长官在地图前吵得不可开交,而其他的军官都闭口不言——想插也插不上话,说不定插了嘴还会被两位指挥官一起炮轰。

“那群小鸟?我倒是想让他们来帮忙!交涉的问题我不会做的,你自己去跟他们讲!”

唐晓翼咬牙切齿道。他们从两个月前就开始向总部提出请求空军支援,空军却一直磨蹭着没有动静。有一次唐晓翼几乎都要揪住领子骂人了,空军那个梳背头的中年上校只梗着脖子道飞机不够,目前又需要处理东北边伊沃的海军基地和封锁航线,只能尽力支援。联邦海军和伊沃海军在北吉泛海交战数次,几乎没有一次不吃伊沃新式潜艇的大亏。但在唐晓翼看来海军也只不过是个幌子——空军至今为止没有对伊沃实施什么有实质性伤害的行动,虽然空军的人解释说是天气原因。唐晓翼知道并且理解空军作战的成本在三军中是最高的,但他认为这也并不能成为谨慎过分的理由。

乔治也并不高兴。与总部及空军的见面交涉只由唐晓翼处理了一次,也只有这次。而其他冗杂的文件工作都是他在做,对空军的不满只会更甚。但乔治并不像唐晓翼那么张狂那么桀骜不驯,他只会把本就不笑的脸变得更冷。

如今的形势陆军很难再凭单军作战获得什么好处。近两个月有三次他们打下来伊沃的侦察机,还有五次没有成功。但据他们所知,在天气允许条件下联邦空军派遣侦察机的频率是一天一次。对于陆军来说,最坏的打算就是从最前线一直到整个基地,地形及军队布局都已被摸得清清楚楚。

“蒙哥马利少尉,你怎么看?”

突然被点名,沉浸在思索中的亚瑟看向两位长官。此时陆军的装甲力量已经得到支援,但的确没有空军一切都不太好办。

“我赞同您的观点……我想,向空军申请一支轰炸机与战斗机的结合编队的确还是必要的。我们需要侦察机做眼睛,同时需要轰炸机为我们斩开荆棘——一旦扫出一条道路,我想我们的装甲力量就可以一显身手了。

“在这儿——”亚瑟将木制的小标志牌插到丘陵后广阔高原上的一处,蒙达克古市。“我想我们可以与伊沃来一场坦克战役。不论是地形还是军队布局都很适合。”

“空军——”

“我再申请一次。”乔治打断了唐晓翼将发的牢骚,脸色冰冷。“这次由我亲自把文件交过去。”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