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启明归(1)

☆重修。

 ——————————

01.

『150年  1月』

        新年的钟声还未散尽,浓重的乌云已经气势汹汹地压上了王都的上空。纷纷扬扬的大雪铺天盖地地撒下,号角声也带上了刺骨的寒意。
        联军压城。
        王都的守军在国王的慌张与固执的盲目对抗下,早在布兰卡平原就被歼灭了六成有余。国王爱德华二世迂腐、昏庸而又懦弱,竟依然指望着早已沉默的古贵族能前来救驾。然而,就连剩余的王都守军,也不愿再为这个即将崩塌的王朝陪葬。在晚上六点钟——距离战斗开始甚至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联军就已经破开城门,将王朝的棺椁葬入历史的尘土。
        国王爱德华二世颓丧地坐在朝仪大殿的王座上,头戴的王冠在明亮的灯光下炫目而迷人。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联军总元帅苏乔伊,这个英俊睿智的,代表了整个新贵族利益却一度让他以为可以保护这个王朝的中年男人。国王哀叹着,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本也可以给予你无上的荣光。”
        苏乔伊看着爱德华二世沉默了片刻,然后镇静地伸手摘下了国王的王冠。他微微地笑了起来,丝毫没有理会国王惊惧的目光与颤抖,退后一步,在他的面前松开了手。
        王冠悄无声息地砸落到厚重的地毯上,一如王朝在这个冬夜悄无声息的灭亡。历史的洪流咆哮着向前奔腾,要洗净古老时代的尘垢与悲哀。
        “可它已经阻挡了整个国家的前进。”

『151年   3月』

        苏乔伊身着正装站在议院门口的演讲台上。就在几个月前,他在元帅的身份上又增添了一个光环——即将成立的联邦的第一任元首。他的荣耀名至实归:不论是东西区,几乎所有人都诚心拥戴着这位高尚而伟大的首领。演讲台簇拥着大朵大朵的马蹄莲和一簇簇娇小可爱的雏菊,它们盛开在三月,也盛开了一个全新的美好的国家。
        苏乔伊将手搭上不久前制定好的宪法,向民众们宣告着联邦的成立。他的声音肃穆又洪亮,每个字词都有着令人安心与信任的郑重与庄严。随即,就在人们热烈的欢呼中,苏乔伊又向宪法宣誓就职。
        湛蓝的天空浮着几丝浅淡的白云,微风牵着悠扬的小提琴声跳舞旋转。树木在祝福,花朵在欢笑。激动的人群沸腾着,把呼喊甩向天空,甩向远方,甩向整个世界。
        “联邦万岁——!”
        151年3月21日,联邦成立。

『190年  1月』

        东区卡吉赛。希哈姆城堡。
        古贵族在联邦成立后依旧保留了他们尊贵的称号与荣誉,但封地被大削。五六十支古贵族被集合于上议院,更多的实权却在新贵族和平民掌握的下议院手中。四十年来古贵族被不断打压,不仅经济实力大受打击,三分之二以上的自卫军也都被遣散或改编入政府军。去年,元首甚至绕过了古贵族组成的上议院,直接召集由资产阶级新贵族和平民掌控的下议院商讨国事。这一系列的事情令古贵族越来越不安——他们知道,若放任这样的形式发展下去,势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失去他们所有的权势。
        尽管此时的卡吉赛平原上刺骨的寒风正裹挟着雪花呼啸奔腾,城堡的小招待室里却依旧温暖如春。绣着金线的暗红色厚重帘幕被拉上,水晶吊灯散发着迷人的光芒。温暖的空气像被一种甜腻的味道黏住了,如同半融的糖乳,稠闷得令人不适。
        卡特·蒙格,下院一个颇有声名的东区托金党党员,此时正有些拘束地坐在铺着华贵天鹅绒垫的沙发上,看着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威廉·希哈姆公爵。而东区古贵族的领袖之一正轻轻啜饮着红茶,优雅闲适,似乎丝毫没有在意卡特的目光。片刻后他放下了茶杯,棕色的漂亮瞳眸望向卡特。
        “蒙格先生,您知道我为什么要找您吗?”
        威廉微微地笑着,问道。卡特摇了摇头,他从不认为平民出身的他会与希哈姆公爵有什么渊源。威廉挑了挑眉,仰身倒到了沙发上。他陷在柔软的织绒中,看着炫目的水晶吊灯。
        “你出身平民,自幼家境并不富裕。父亲是一名外文教师,母亲则是家庭主妇。你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现在应该都已经工作了。弟弟是小镇一家银行的经理,妹妹则是一名外科医生。你从小发愤读书,只希望出人头地。二十岁那年你得到了市长的青睐,从此步入政坛。你满怀着希望,渴望能一展才华,但二十多年过去,你却依然只是小有声名,在党内并没有什么能够决策的威严。更何况,杜伊党掌权二十年,至今却依然稳固。你无法否认你对权力的渴望,同时也对未来的茫然。”
        卡特微张着嘴,怔怔地看着威廉。威廉坐了起来,交叉手指托住了瘦削的下巴。他又露出了微笑。但这次的笑容中,更多了份狡诈与危险。
        “加入我们的阵营。我以全体古贵族无上的荣耀起誓,我们将帮助你实现梦想。”

        191年元首大选,托金党派人士卡特·蒙格获胜,于8月宣誓就职。
        193年,蒙格元首公布了议院修改通过的《古贵族权力范围》法案,宣布恢复古贵族曾经被收归政府的封地的百分之八十。
        196年大选,卡特·蒙格连任。
        200年,蒙格元首公布议院修改通过的《古贵族权力范围》法案,宣布恢复古贵族在封地内的征税权,并上交税收的百分之四十给联邦政府。
        之后二十年间,古贵族逐渐重新掌握了联邦经济的命脉,在钢铁、煤炭等领域强制垄断。新贵族实力大衰。
        231年大选,托金党党魁理查德·伯格获胜,当选元首。
        233年,理查德·伯格公布议院修改后的法案,宣布每支古贵族自卫军人数不得超过两万人的法令废除。古贵族纷纷扩张军队并获得政府承认。下议院面临着被架空的危机;而古贵族,则再次恢复了无上的荣光与权势。

『235年  7月』

        小镇虽然靠近首都,但在月华初降的夏夜依然人烟稀少。路边的路灯昏昏黄黄,晕染出沉默而柔和的光。榆树上传来蝉的鸣叫,吱吱艾艾织成与微凉的空气相和的长歌。
        杜伊党党魁陈景明和陆军上将王睿信步在冷清的街道上,零星站在路边的几个人偶尔向他们投来一瞥,又互相拉着继续笑谈。陈景明和王睿闲散地打趣交谈着,停在了一家不起眼的面馆前。
        “是这儿吗?”王睿问陈景明。
        陈景明抬头看了看招牌,应道:“是这儿。”
        店主人是之前从政坛抽身的无党派人士,虽然已经退隐,但仍同不少人保持着交情。见两人进来,也不多问什么,打了个招呼便引他们上了二楼隐秘的小厅。
        推门而入,居前的陈景明粗略一扫,小厅内不仅有杜伊党的高层人士和数位高级将官,甚至还有数位托金党的人士和现任元首的内阁大臣。王睿和将官们交换了军礼,两人随即入座。
        “诸位久等了。”
        陈景明淡淡开口,权作开场。众人屏息,光线昏暗的小厅里鸦雀无声,空气都仿佛凝滞。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接下来所参与的这场秘密会议,将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怎样一场猛烈的暴风雨——
        235年,杜伊党党魁陈景明发动政变,获得军队支持,上台成为新任元首;托金党党内内斗,亲古派下台;上任元首并其党羽共重要者三百余人交付最高法庭判处;新通过的《古贵族权力范围法案》被最高检察院以违宪起诉,最终废止;以杰瑞德侯爵为首的部分古贵族发动叛乱,三个月之内被平息,终提交法庭被剥除贵族地位,其家产、封地均收归政府,自卫军收编入政府军,引起联邦轰动。

评论 ( 2 )
热度 ( 9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