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溺于深海(3)(完结)

(3)

☆短篇,半原著向。
☆我认为是HE。
☆此章完结。
[果然还是写抒情更顺手,觉得文风奇怪的各位请宽容。]
[以及我已经记不清15册的内容了…也没买…于是开始胡编乱造模式(不你]
[Er…算提前的元旦贺文吗?]

        后来唐晓翼打算把多多他们带去圣斯丁学园,亚瑟知道后很淡定地帮他弄通了关于交流生的问题。唐晓翼看着多多他们拿过来的交换生资料,由衷地感慨了一声:还是有钱好啊。

       亚瑟听到淡淡一笑,有钱有权有手段的船王可没把这当什么大事。他比较关心的是多多他们的语言问题,谈到这的时候唐晓翼骄傲地说圣斯丁学园作为一所有名的国际学校,当然有汉语班。那生活呢?亚瑟撑着头问。唐晓翼罕见地沉默了一下,试探地说道,他们,应该还是有掌握基本交流的能力的吧。

        亚瑟无语。之后一直到活动开始前,唐晓翼都在悲催地为他的计划买单——虽然其实亚瑟为他们请了老师,但作为一口美英讲得溜极的引导者,他还是被拖下了水。

        墨多多你到底怎么搞的!这里的关系代词前要加介词!In!

        反正到时候说的是口语讲究这么多干什么!

        这种错误有点过分了吧?!再说,你觉得去了可能不写书面英语吗?果然你这种单细胞生物的想法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不可理喻!

        你你你你才单细胞生物!毒舌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你倒是学会啊!麻烦你的智商上个线好吗墨,大,侦,探!哦不对你就没有智商这个东西我不应该跟你谈的,谈了你也听不懂。

        唐晓翼你个混蛋!……

        船王面对着一团糟的小教室沉默了一会儿,秉着平时的教养轻轻关上门退了出去。

        怎么这家伙对多多他们那么嚣张,在自己面前就跟个小孩子似的。亚瑟哭笑不得地想。当坐在自己书房里工作的时候,亚瑟竟然发起了呆。

        他想起唐晓翼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自己,一点也不怕生地拉着自己陪他玩;想起唐晓翼被唐雪丢在自己的庄园,整天吵吵嚷嚷并且挥着刚拿到的藏银刀割坏了园圃里所有的鸢尾花,以至于自己最后严肃地没收了他所有的棋牌游戏作为惩罚——虽然那天晚上就在唐晓翼软磨硬泡下缴械投降;想起自己得知唐晓翼确诊渐冻症后不知道为什么急得那样心慌,扔下手头所有工作匆匆忙忙飞到大洋彼岸看望躺在病床上笑得哀伤的少年;想到他抱住无助却又固执的少年,轻声告诉他自己永远不会离开。

        心里的堤坝在啃噬下落着纷纷洒洒的碎屑,裂缝在蔓延,被勉强拦下的奔腾洪流在咆哮叫嚣着要汹涌而出,狂风骤起,树枝在不要命地摇晃着,甩落被卷入风眼的一树叶片。

        为什么。亚瑟烦躁地摔开笔,用手捂住了脸。不应该这样的,不应该这样的。他是永生的大海精灵,不该也不能被卷入尘世的时间洪流。神为他设下屏障,让他离开死亡,离开衰老,离开……爱。

        但是唐晓翼终于是成为了他的变数。亚瑟没有办法冷着脸冷下心对他——唐晓翼是一束温暖柔软的阳光,在一百年孤高清冷的生命后蓦然照了进来,直照到他最隐秘最柔软的内心深处。

        可是这阳光太过明亮和温暖。亚瑟绝望地发现,他早已沉溺其中——如同无助的人类,直沉向深邃大海的更深邃处。

        多多一队人最终还是顺利地转入了圣斯丁学园就读,唐晓翼却没有跟着一起去。多多他们虽然有些纳闷但也没有太深究,只有查理担心地想着唐晓翼的病情。

        事实正如查理所想,唐晓翼正在美利坚的一家医院接受着检查和治疗。亚瑟担忧地站在病房外看着正睡着的少年,拦住了查房出来的医生。

        “艾伯特医生,请问唐他……?”

        艾伯特医生看着眉头微皱的俊美少年,颓丧地叹了一口气。“唐虽然还没有正式表现出来,但已经无法否认他的病情正在恶化。我……我很抱歉,我会尽我和众多顶尖医学人士的所能来治疗他……但是……”

        “但是什么?”

        “对于现在的医学水平,渐冻症依然是种绝症。我们最多只能延长他的寿命,但对根治这种病症束手无策。并且唐即使这样也无法好好享受他的青春年华了,”艾伯特医生悲伤地看了一眼安睡的少年,继续说道:

        “他活不过半年了。”

        唐晓翼最终还是强硬地要求去了海龟岛。马上就会有巨大的灾难,唐晓翼这样对亚瑟说道,有些凌乱的棕发下是苍白的脸庞。我必须去海龟岛——多多查理他们,还有整个海龟岛的居民都正处于危险之中。

        亚瑟知道他拦不住唐晓翼,并且他也不会去拦他。金发的少年沉默半晌,缓缓点头。在唐晓翼临走的时候,他用力地抱住了亚瑟,用一种他惯常的不正经的语调说道,不用担心我啦,还怕我回不来?

        亚瑟抬起头看着他,微笑着。怎么会呢,我当然相信你那顽强的生命力啦。

        那么再见,我很快就回来。

        唐晓翼走上飞机,对亚瑟笑了起来。他听见了亚瑟已经被风吹散的道别。

        再见,我会准备好糕点和绿茶迎接你的。

        微笑的话语,仿佛只是在和普通友人寒暄,永远不会慌乱,永远不会哀伤。这样的态度才是正确的——冷静与平和,不管两人此刻面对的是怎样的未来。

       当亚瑟带着急救队员见到多多他们后,便放下了半颗心。他扔下所有的人,径自冲向大地深处,密密尔泉。

        棕发的少年刚刚恢复意识,他看见金发碧眸的俊美少年,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

        一样调笑的语调,亚瑟几乎在瞬间松弛了紧张到几乎要崩溃的神经。当得知海龟岛出事的时候,他失态了,极为罕见地失态了。他毫不犹豫地扔下正在进行的会议,前往海龟岛。他不敢想象现在他挚爱的少年到底怎么样了,他只是疯了一般地寻找着。亚瑟漂亮的湛蓝眼瞳溢出了泪水,被游到岸边浮出上身的少年一把抱入怀中。

       “对不起。我会好起来的。等我一好,马上就来找你。”

         唐晓翼吻着亚瑟浮了薄灰的额头,又轻柔地吻去了他眼角的泪水,如视珍宝。

        “亚瑟,我喜欢你。所以,我想活下去——

        “让我陪伴你,好吗?”

        棕发的少年穿越了神的保护,向永生的大海精灵微笑着伸出了手。

        你愿意与我一起落入尘世的时间洪流,体会爱的滋味吗?

        堤坝轰地一声崩塌,咆哮的洪流奔涌而出。狂风蓦然止步,撒下一地纷扬落叶。

        亚瑟浅浅地笑着,回抱住了瘦削的棕发少年。

        “好啊。”

        他们都心甘情愿地沉溺了。沉溺于时间无法操控的,只属于爱恋的深海。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