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溺于深海(1)

☆短篇,半原著向。
☆我认为是HE。
☆缘更。

       
        唐晓翼自己都不记得他和亚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了,只记得打他有记忆起,那个老妖怪就不时施施然地走进唐宅里接受唐雪热情的招待,捧着龙井喝的无比自然,毫不在意他待在这古色古香的中式庭院中仿佛穿越了的画风。

        不过唐晓翼觉得亚瑟人还挺好,但当他当着亚瑟的面对唐雪说的时候,唐雪啐一口道,你听他骗。

        亚瑟闲闲坐在镂空雕花的太师椅上,笑得温柔无比。唐雪一脸紧惕道,把你那套风流倜傥收着点。

        亚瑟噗的一声笑出来,一把揽过还小的唐晓翼道,小家伙喜欢我不挺好?

        滚滚滚,唐雪道。故友之间没必要摆场面上的矜持。她凉凉道:船王最近闲得很?

        闲不了啦。亚瑟答道,明天就要飞回欧洲去,接下来可有的忙。

        临走时亚瑟摸摸唐晓翼的头,笑着说晓翼要听话,以后让你奶奶带你去玩——也可以去我那里噢,我有很多稀罕的物什呢。

        重度孙控终于无法忍受老妖怪公然引诱宝贝孙子的做法,正准备批判一番,唐晓翼却走上前轻轻抱住了高他不少的少年,清澈眼眸中满满的都是亚瑟俊美温柔的脸庞。

        他说好。

        后来亚瑟很久都没有再来。在一次将近圣诞节的时候,唐雪因为发现了一套美得惊艳的衣服自己跑了,把已经十一二岁的唐晓翼丢给了亚瑟。

        唐晓翼站在奢华的大厅里看着依然是那样年轻美丽的样子,只是现在似乎比他还矮了那么一点的亚瑟,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亚瑟非常自然,笑眯眯道哎呀几年不见晓翼还记得我吗,都长这么高了摸不了头了真可惜……

        最后一句话是被唐晓翼一脸不开心地打断了,气鼓鼓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看。

        亚瑟似乎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抱歉啊,我不该这么说。

        唐晓翼没太看懂那个笑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亚瑟果然还是那么漂亮。他微微红了脸,又连忙摆摆手,说没有关系啦亚瑟你不用道歉。

        是啊,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亚瑟默然看着唐晓翼已经开始褪去幼稚的脸庞,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时间如永不断流的江河,向一个方向奔腾而去永不回头。而他却只能站在河的彼岸,禁锢于神灵的咒术之中,冷眼看着时光流逝人情冷暖,悲哀于故人苍老,自己却容颜如初。

        茕茕身影倒映在碧蓝大海。晴空无云,海风浸肘清冷如水。海可以成山山也可以成为浩淼汪洋,但亚瑟知道,他的前面只有孤独孤独孤独,和无穷无尽的虚空。

        “所以说你就这么随便地把送你的贵宾卡给多多他们了?”唐晓翼一脸不满地把从多多那里收来的地下商城贵宾卡拍到亚瑟面前,心痛道:“一年一千万欧元哎,你知道我那小古董店一年才多少收入?”

        亚瑟抬头瞥他一眼,又低下头开始批文件,道,你又不缺钱。

        谁跟你说我不缺钱?唐晓翼捂心口开始犯病,在多多他们面前的装逼高冷掉得渣都不剩。亚瑟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多一直都特别想要的东西都没钱买,那什么王羲之的真迹,周的青铜大鼎,还有那宋钧瓷……唉唉唉我的钱拿过来探险都吃紧,哪像某探险队轻而易举就找了个洒钱不眨眼的富豪当赞助……

        亚瑟听得无语至极,这世家贵公子来他这儿哭穷,谎扯的张口就来面不改色。他放下笔,撑着下巴抬头看唐晓翼,俊美的脸庞上一双湛蓝眼眸中的无辜满得都要溢出来,清澈美丽得犹如最深邃最渺远的大海。

        唐晓翼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

        亚瑟却并没有意识到面前的少年正萌动了一颗春心,睁大眼睛无辜道:“哎呀,可惜最近公司经营挺惨淡的,我还准备依仗唐少爷呢。”

        看着亚瑟,唐晓翼突然觉得,如果能和亚瑟一起,哪怕就守着他那小古董店也是一件万分辛福的事。

        但恐怕,也就只能是觉得吧。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