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忘羡】世间情为物数

不知道算啥梗……

-疯狂流水账。

(本来这应该是一篇上但我不是很确定会不会有后续……

——————————

当数学竞赛教室的门被推开时,下面坐着的学生全体都懵了一下。

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青年夹着书走了进来,帅气阳光的脸庞和高挑的身材与之前慈眉善目的中年大叔形成了鲜明对比。

好帅,并且……好眼熟?

坐在前排的几个女生已经小声嘀咕了起来,虽然听不见也可以知道是在讨论难得一见的高颜值帅哥。青年在讲台上放下书,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字。

有学生小声念了出来,发出惊呼的范围由女生扩大——

Y中神一般的传说,六年前毕业,高一就进入国家集训队,高二高三斩获两枚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牌,高考时的全省理科探花,最终飞去了剑桥大学——

“各位学弟学妹好啊,我是魏无羡,将给你们上一周的竞赛课。”

魏无羡说着做了个wink,有姑娘捂心小声尖叫。魏无羡笑着拍了拍手,道:

“自我介绍到这儿啊,我来的时候看见外头的展览廊,觉得那里面的虚假宣传已经够可以了,除了原来的时候政教主任其实看我很不爽之外。”

“蓝学长有来吗!”

下面有妹子叫起来。蓝忘机和魏无羡都是Y中的骄傲,封神的传说,一个物理一个数学,大学双双飞去剑桥,是展览廊里颜值最高的五位学长之二。

Y中作为私立名校盛产学霸学神,但似乎违背了不少人观念的还有这些精英学子大多是帅哥美女。而展览廊里数百位前辈中,颜值最高五位的要数魏无羡上一届的蓝曦臣、金子轩和魏无羡这一届的魏无羡本人、蓝忘机和江澄。而Y中也在这两届也达到巅峰,创造了全国瞩目的成绩。

“有来啊,旁边物竞教室呢。想见的话,这份卷子做的好,我下午就把他拉来巡班一圈。”

魏无羡语气轻松,手下卷子一扔一沓就向四个组发了下去。哀嚎四起,纸张摩擦的声音从前向后纷纷响起。“这份是数论的小测,我先给你们探个底儿。难度不大,一小时收。”

魏无羡把一边的高脚凳搬过来坐,不伦不类地翘着腿趴在讲台上做试卷。试卷对他是小case,十来二十分钟就完事。中央空调呼呼地吹着风,冷气从挡板上泻下来,往前的方向正好都吹到第一排和讲台上。魏无羡暗自埋怨忘记了Y中空调风的强大,只好改瞅着下面学生个个都套着校服外套。Y中的校服改了,秋季款是棒球衫,还挺好看。蓝忘机穿着会怎么样?冰山脸配活泼调的校服外套,怎么脑补怎么喜感。魏无羡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赶紧捂住了嘴。不过幸好声音轻,学生又都忙着写题,没人理他。魏无羡转着笔趴到讲台上,又开始惆怅自己没有外套。

他本来就比较怕冷,这风又兜头吹……等会儿都可以成人性冰块了,魏无羡颓丧地胡思乱想。突然教室门被敲了敲,魏无羡赶紧走过去开门。

门外是蓝忘机,拿着自己的外套。魏无羡愣了愣,自己出门去再把门带上,小声道:

“怎么了?”

“这边教室空调温度都打得挺低,你把外套穿着。

“刚刚讲了点总纲,现在才开始小测,没早点来。”

蓝忘机低声道。他站得很近,几乎就是贴着魏无羡。魏无羡微微抬头就看见那双浅色眸子中的关切,啊了一声道:

“你呢?”

“有多带。”

“那行吧。”魏无羡把外套拿过穿上,抱着蓝忘机啵了一下,笑嘻嘻地跟他拜拜,转身回教室。一回去就听见教室里躁动,尤其是前排几个女生凑在一起说悄悄话,眉眼都笑弯了。一听见教室门开,又赶紧坐正。

“某些小朋友啊,不要凑在一起悄咪咪说话。讨论题目也就算了,你说你们笑嘻嘻的,啊,说啥呢。”

魏无羡转下过道,手指轻轻敲过刚才几个交头接耳的女生之一的桌子,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道。一个女生举手:“老师,有问题。”

“有问题?这张卷没啥问题啊。”

魏无羡有点不明所以,就听那女生接着道:“刚刚给你送外套的小哥哥,是不是蓝学长?”

魏无羡瞬间了然,背手回讲台,高深莫测道:“先写卷子。”

小姑娘失望地啊了一声,旁边男生们捂脸不忍看。魏无羡穿上白色的外套坐回高脚凳,抖着腿开始回想自己和蓝湛的中学时光。

·

Y中是初高中兼备的中学。由于按成绩分班的惯例,魏无羡和蓝忘机在初中就顺利同班了三年。蓝忘机严谨淡漠,连着三年供职纪检部,专克魏无羡这种轻狂不羁的脾气。魏无羡一见蓝忘机就头大无比,偏偏班主任刚好也是个古板性子,遂将看管不良少年的任务全盘托付给了蓝忘机。三年里年级排名的第一第二永远在这对同桌间轮换,而两个少年青涩懵懂的心思也在三年的朝夕相处间破土而出。

初三预科的时候两人便各自选了竞赛路。高一开学不久的一天,魏无羡在下晚自习后追上蓝忘机穿着白色校服的身影,把他堵到了小树林里。

外面教学楼的灯光映照着魏无羡的眼眸明亮动人。他把蓝忘机逼到一棵老树前,定定地看着蓝忘机淡色的双眼。蓝忘机微微抿着嘴,带着魏无羡看不太明白的神色。但蓝忘机并没有像在初中部时一样责备他不及时回寝,而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任两人的呼吸在树荫下暧昧地交缠。

我喜欢你,魏无羡说。我想和你在一起。

熄灯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但蓝忘机没有动。他微微蹙起眉,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魏无羡挑眉,单手撑到蓝忘机背后的树干上,向他靠得更近,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到了一起。

蓝忘机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我像是这么随便的人吗?

那一边寝室楼的灯逐渐熄掉,蓝忘机的眼眸却仿佛便亮了一些。沉默了一会儿,蓝忘机忽然抱住了魏无羡,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了一下他的唇。

但这只是个蜻蜓点水的吻,浅尝辄止。蓝忘机把自己的额头抵住了魏无羡的,一贯平稳的声音带上了些许波动。

我也是。

·

早恋的小日子过得辛苦而又甜蜜。竞赛生本来常规课上的就少,两人能待在一起的时间就仅限于吃饭和在寝室的时候。如果出去集训或者竞赛那就更惨,所幸两人在高三时又重新得到了点共处的机会。江澄曾经发表过对于魏无羡突然和蓝忘机那么要好而感到的惊奇和疑惑,而这个疑惑在大一的时候被魏无羡亲口解决。当时他俩正在江澄接魏无羡从机场回江家的车上,而这场出柜差点让江澄懵得把车开到护栏上。

江澄作为钢铁直男,一开始其实不是很能接受发小是个gay并且和另一个他不怎么想招惹且不太看得惯的人在眼皮子底下谈了三年的恋爱这个事实的。当魏无羡极度自然地回答江澄他和蓝忘机该干的都干了时,江澄憋了半天,最终只发表了一个靠。

事实上出乎他和很多人的意料,蓝忘机是个很体贴温柔的恋人。魏无羡有些小得意地想着自己堪称完美的恋人,右手无意识地抚上左手腕上戴着的表。那表是两年前新年的时候他和蓝忘机一起去订做的情侣表,双男款,一黑一白,完美地契合着两个人的气质。而今年的新年,他们就要去买戒指了。而这次回母校,也算是初恋地点二次体验了。

到点的时候魏无羡收卷宣布休息,班里的女生们听令哐啷拥出去准备去围观号称Y中第二男神的蓝忘机,然而物竞组仍然处在考试的沼泽。十分钟快过去了,物竞组毫无动静。魏无羡瞅着半空的教室觉得这不行,遂把蓝忘机从物竞教室里拉出来展览一周。

“看够了吗姑娘们?有我好看吗?行了行了,都回去上课,不然我就把杨教练请回来了啊!”

女生们和假装不是来凑热闹的男生们全被赶了回去。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低声道:“就你调皮。”

“皮怎么了,皮我还是有蓝二哥哥喜欢呀,你说是不是?”魏无羡笑起来,低声宣告。“那就中午下课见喔,我要去吃东路那家超好吃的湘菜馆。”

“好,都依你。”

评论
热度 ( 7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