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盏频传(3)

03.

唐晓翼的脸色差得要死,咬牙几次还是没有发作。

在北平城,敢对他看上的东西出手的人还没有过。一是不能,二是不敢。一楼司仪噤声半晌,明摆着是在等他的态度。贾士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一亿的价还敢点天灯,显然这位也是来头不小。他刚想对唐晓翼道算了,就听唐晓翼冷然道:

“一亿五千万。”

台下司仪立马高声重复。贾士瞪大了眼看唐晓翼,后者带着怒气冷声道:

“我拿不到,也要让他吃点苦头;我拿的到,就卸了他的胳膊。”

“何必。”贾士摇摇头,心道只怕这敢点天灯的恐怕也不好得罪。他是贾家独子,但论起在北平城里横行霸道还远比不上这位。贾士平时是颇为匪气,但并不很会得罪人。唐晓翼就不同了。平日里尖牙利嘴不说,手段也是让人记恨,暗地里不知被多少人问候过八辈祖宗。他和唐晓翼少年时都去欧洲留学,贾士去德国念军校,唐晓翼去英国混日子。结果后来唐雪去世,唐晓翼狠心扔了要到手的学位,回国接手家业。北平古玩道的另一大家殷家起初欺他年少,结果半年就被唐晓翼几乎掀了家底,现在安安分分地守自家生意,在唐家面前噤若寒蝉。唐家本就家大业大,更何况驻在北平的军阀又是他舅舅,唐晓翼现在几乎可以这么说,在北平是横着走的。要论忌惮什么,也就余了贾军阀和东交民巷那一摞了。

司仪高声计数,贾士眼瞅着唐晓翼一副要把手里玉佩都摁碎的样子,不动声色地伸手把那块羊脂玉救了下来。唐晓翼紧紧地盯着楼下,也没空理会他。三声报完,终于是尘埃落定。唐晓翼哼了一声,起身道:“走了走了!”

贾士和他一块儿走下楼,穿着白底绣牡丹旗袍的漂亮女侍一路恭送。贾士知道唐晓翼想要那嫁衣是想圆仙去的祖母一愿,还是拍拍他安慰道:“老太太也不会怪你。怎的,那样惦记那嫁衣?莫不是想以后送给心上人穿?”

唐晓翼白他一眼,道声无聊,又迅速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搭上贾士的肩开始哥俩好。贾士还没和他玩笑几句,就见唐晓翼那玩世不恭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怎么了你?”

贾士不明所以,在他面前摆了摆手。

“我在想,我是不是和那白脸儿八字犯冲。”

唐晓翼贴在贾士耳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贾士转了个头,便见西首的楼道里出来个洋人。肤白若雪发灿朝暾,一袭讲究华美的西洋宫廷服,举手投足顾盼言笑间皆是说不尽的风情万种。贾士下意识想赞一声好漂亮,却在视线触及那人左胸前娇美可人的白玫瑰时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贾士崩溃,对唐晓翼恶狠狠道:

“你他妈到底是怎么做到上哪儿都能见着他的啊?”

唐晓翼也崩溃:“我怎么知道啊!”

然而崩溃是崩溃,亚瑟也看见了这两个贵公子,笑盈盈地冲他俩颔首打了个招呼。贾士先端正了姿态,也回一礼道:“巧,蒙哥马利先生。”

可不是巧么,贾士在心里只道唐晓翼这厮怎么这么能招引这洋鬼。唐晓翼的注意却落到了跟随着亚瑟的侍从上,都是清一色的白底牡丹服饰,个个身强体壮。有两人恭敬地抬着一个檀木小箱,其余几个面色凛然地护卫左右。

“嫁衣是你拍的?”

唐晓翼忽然发问,语气不善。贾士暗道不好,只怕唐晓翼做出什么出格之事。然而唐晓翼也并未动作,亚瑟挑一挑眉,笑道:“正是。”

“蒙哥马利先生倒真真是财大气粗,肯为了这古物出一掷千金的大手笔。唐某见识了。”

唐晓翼冷声呛他。眼前青年却不恼不怒,反是抿唇而笑,一双漂亮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亚瑟面容最是俊美,又生得秀气,一笑起来竟是添了不少妩媚之意。纵是唐晓翼也被这笑容迷得晕了一晕,才刚缓过神来就听亚瑟道:

“中意的东西么,自然是最初便要以最决绝的手段拿下,不给旁人些许机会咯。唐先生,您说我这说得是也不是?”

亚瑟音色清亮语调和悦,原本应甚有春风拂面之感,却硬生生让贾士听得有些悚然。

唐晓翼面色僵冷,半晌才冷哼一声,竟要径自而去。贾士刚叹一口气准备帮唐少爷收尾殿后,就听得亚瑟又开口悠悠道:

“不知唐先生礼拜五的晚上,可否与我一道用晚餐?”

唐晓翼没有理会。

“九凤牡丹朝阳赤金步摇。”

唐晓翼停了下来,皱着眉看向亚瑟。亚瑟抱胸而立,浅笑盈盈,湛蓝双目似盛着满一汪碧海蓝天。贾士一时有些发懵,不知这是唱的哪一出,便不动声色地站在一边静观其变。

唐晓翼时着一袭被他改良设计过的汉服长衫,衣角明黄色的流苏随着他的动作来回摇动,被大厅吊灯的灯光抹上一层晦暗不明的浮色。

“你有九凤步摇?”

他终于开了口,声音中有一种冷到冰点的因素。贾士蓦地想起他在唐雪生前层听她提到过一套唐朝的宫廷嫁衣,里面即有一支九凤步摇。

“必为绝世之珍。”

这是唐雪的评价。而听见唐晓翼的询问,亚瑟却颔首而应。沉默了一会儿,唐晓翼问道:

“在哪里?”

——————
我觉得这个剧情似乎正在往什么奇怪的方向发展……是不是还需要来个大喵的指引什么的?   :P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