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唐】盏频传(2)

02.

唐晓翼一直都不喜欢所谓“上流”的宴会,尤其是带了那么点政 治意味的宴会。

大厅内觥筹交错杯盏频传。另一头的舞池边,乐队演奏着舒缓的华尔兹,盛装的男女一对对走着舞步。唐晓翼见贾军阀——他的舅舅,已到了远处去与一些官员交谈,便将杯中未饮尽的白葡萄酒倒掉,悄无声息地脱离人群,径自走向了角落里的侍应台。

“麻烦给我一杯茶。”

“绿茶还是红茶,先生?”

“绿茶,谢谢。”

一位侍者转去了厅后,另一位侍从歉意地对唐晓翼笑了一下:“抱歉先生,我们需要现泡,麻烦您稍等。”

“好的。”

唐晓翼靠在大理石台边,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和着华尔兹的节奏轻敲着台面,忽然看见不远处的一大束百合后露出一抹金色,温和迷人,就像融进了阳光。

唐晓翼心里一动——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有一个触动。侍者唤了一句先生,唐晓翼从他手中接过一杯茶。

唐晓翼啜了一口,端着茶向那束百合花走去。他转过雕刻着繁复欧式花纹的红木桌,却为眼前的所见微微惊讶了一下。

金发的俊美青年坐在沙发上看书,浅灰色的西装左胸前别着一朵精致美丽的白玫瑰。他的右肘撑在扶手上,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力度感支着头。唐晓翼从没见过一个男人有这么漂亮的手,与白色的百合花映衬在一起,像一幅画一样。

唐晓翼还没来得及转身避开,青年就已因动静而抬起了头。两人的眼神蓦地撞到一起,唐晓翼看见灯火璀璨下,那人湛蓝色的双眸中似有星河闪耀。

气氛还没有来得及尴尬,青年就温和地笑了起来:“是唐先生,您好啊。”

唐晓翼一时无语,才想起来自己不知道他叫什么,虽说有过上次遭遇。他俩也不算有过节,有那也该是青年恼火。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唐晓翼心里再无可奈何,面上也只好回了一个笑容。

“你好。”

沉默片刻,唐晓翼道:“敢问尊姓大名?”

“亚瑟·冯·蒙哥马利。”

唐晓翼微微地吃了一惊,心道怪不得这白脸儿年纪轻轻就是外交大使。蒙哥马利家族在英国权倾朝野富可敌国,连国王也得礼让三分。唐晓翼脸上笑嘻嘻的,心下越发觉得亚瑟难搞。

“哟,蒙哥马利先生还是名门公子呢。”

“唐家亦是世家望族。”亚瑟微笑着,起身道,“我听贾将军说,唐家可是这北平城古玩道上首屈一指的大商。”

妈的。唐晓翼心下暗道不妙,只怕他那舅舅为了讨好这家伙把他推出去卖了。然而这家伙代表了英吉利,贾军阀又是亲英美的派系。唐家向来从商,原先与贾家联姻本就有亲军政以保财势的意思。得罪了亚瑟,于唐于贾都没有好处。

“你喜欢古玩?”

“唐先生是不记得那日我去您店里的事了?”亚瑟偏了偏头,温声道。

“不记得了。你去过我店里?”

唐晓翼摇摇头装傻,露出一个相当无辜的笑容。亚瑟微微挑了挑眉,也没有追问。唐晓翼一时只觉得和这人在一起百般不自在,忽地听见有人遥遥地喊了他的名字。

贾士!

唐晓翼顿觉解脱,对亚瑟一笑道:“有人叫我呢,再见。”

亚瑟眼帘微垂,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听见唐晓翼说话,便抬头道了声不送。唐晓翼转身离开,心道不送不送,再也不见。

未走几步唐晓翼就和来找他的贾士遇个正着。贾士抱怨了一句,唐晓翼一把揽住贾士,拉着他往宴席走,苦着脸轻声道:

“妈的,小爷撞上那小白脸儿了呀。”

“哪个?”贾士不明所以,拉下他的胳膊道,“好好走路,别拉拉扯扯的,一会儿我妈看见骂我。”

“亚瑟。”

“谁?!那个大使?”贾士微微瞪大了眼道。

“对对对,就是那个。唉,别提了,提着郁闷。对了贾士,十三号的拍卖会你去吗?”

“十三号?梦莺啭那个?”贾士没理唐晓翼又搭回他肩膀的胳膊,问道。

“嗯。我接到消息,里头有我奶奶生前一直想要的金丝嫁衣。”

“你怎么知道?”贾士诧异,这种拍卖向来消息严密,展品,尤其是这种绝世珍宝的消息都是绝不透露的。

唐晓翼眨了眨眼,笑嘻嘻地道:

“怎么,贾少爷,您当我这北平古玩第一家的名号是个摆设吗?”

-

梦莺啭是北平一家相当奢华的酒楼,当年皇帝还在的时候还来这儿看过戏。酒楼五层,二层及以上都是中间架空的环廊构造,隔成一个个小间。装潢古色古香,又处处透露着纸醉金迷的味道。唐晓翼坐在二楼朝南的隔间里,身边坐着兴味盎然的贾士。

拍卖会已经进行到了尾声,而唐晓翼始终没有出过手。贾士知道他在等最后的那样东西——

“现在,展上本次拍卖最后一件卖品——唐代的金丝纹凤舞九天翠羽绣珠嫁衣,真正的宫廷之宝,稀世之珍!起拍价,三千万!”

一楼戏台上主持高声报出了价,楼中传出了低低的赞叹声。唐晓翼转着手中羊脂玉佩,冷静地开口:“出价一亿。”

拍卖主持往往耳力惊人。台下主持几乎立刻高声重复道:“出价一亿!”

议论声蓦然平息,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个买定的价。唐晓翼满意地笑了笑,在桌上轻敲着玉佩,听主持朗声道:

“一亿一次!

“一亿两次!

“一亿……”

报数声戛然而止。唐晓翼睁大了眼,啪的一声把玉佩按到紫檀小桌上,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贾士把带着惊诧的目光收回来,有些担心地朝他看了一眼。

二层西面的隔间里,赫然亮起了一盏西瓜大小的灯。

——
政治历史相关都是胡扯,最后是根据盗笔写的,拍卖会那一段儿具体操作记不清了,大家看个乐呵。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