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盏频传(1)

/民国。预警。
/历史、文物之类瞎写,没查资料。

/01.

唐晓翼从榻上起来,窗户阖着,屋子里昏昏暗暗的。角落里的紫铜鎏金香炉悠悠地吐着轻烟,沉香的香味漫在整个房间里。

一点一刻。

唐晓翼站起来套好外套,推开小阁的门下楼去。他转过楼梯拐角,看见了个金发碧眼的洋人。

那年轻人穿着件浅灰色的大衣,胸前别了朵白玫瑰。他踱步在陈列着古董珍宝的檀木架前,漫不经心地看着。

唐晓翼不动声色,北平洋人不少,想买中国古董的人也不少。布鞋踏在木楼梯上发出嗒,嗒的声响。青年转过身来,恰好和唐晓翼对上了眼神。

这是一个长得相当好看的洋人。青年冲唐晓翼温和地笑了笑,微微颔首示意。唐晓翼也回了个礼。

“有什么看中的吗?”唐晓翼倚着柜台,拿起紫砂茶壶倒了杯茶。中午用的茶叶不好,冷掉的头开茶水又苦又涩。唐晓翼皱着眉拉开抽屉找新茶,翻出了一盒铁观音。

“哦……我想问一下,这个小手炉怎么卖啊?”

唐晓翼倒掉茶壶里的茶,抬头看向他。青年指着一个四方的铜手炉,微笑着问道。店里灯光不亮,愈发衬得青年俊美的面容柔和可亲。唐晓翼把水壶接上水放到炉子上,才走到他身边随意地取下了那手炉,闲闲散散地答道:“这可不大好看呀。你瞧这红铜都老成紫了,不如去买个那边儿架上的的瓷器回去。你要嫌瓷易碎,我这儿还有景泰蓝。”

青年依旧温和地笑着,话风却是蓦地转了:

“那么,那边儿的瓷器和景泰蓝,有比道光年间还老的么?”

唐晓翼听出他话里味道,却故作不知,只笑嘻嘻地答道:“我这店呐又小又破,比道光早的倒有,比乾隆还早的可就没咯。不过您要是不介意要仿品,我这儿可是唐代的都有哩。”

“哦?”青年不恼不愠,灿金色的卷发在灯光下暖融融的,像锅里熬化的砂糖蘸上阳光的颜色,而那对长睫毛下的湛蓝眼眸却深沉不明。他转过身,直直地撞向唐晓翼的眼神。他微微地眯了眯眼,悠悠地问道:

“那这张鸣岐的手炉,也是仿品喽?”

唐晓翼不为所动,把手炉又放回了架子上,以一种轻巧的手法。他拂了拂衣袍,笑着对青年道:

“您若觉得它是,那它便是。”

他转过身回到柜台后,提了水壶冲到茶壶里。茶叶腾转而起,轻烟袅袅。唐晓翼盖上茶壶的盖子,问道:“要来杯茶么?”

“不必了。”青年戴上了他一直拿着的格子软帽,向唐晓翼致意。“唐先生的茶呢,在下可喝不起。”

青年言罢转身离去。唐晓翼拿茶杯的手微微顿了顿,慢条斯理地开口道:

“慢走不送。”

挂在门口的青铜风铃丁铃作响,木门戛然而阖。

-

“英国换了个大使,你知道么?”贾士坐在唐晓翼对面,把玩着一个玉如意。亭外杏花粲然,春风和煦。垂在檐角的中国结与风铃随风微动,煞是好看。

“与我何干?”唐晓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伯爵的儿子,也是爵位的继承者,英国最年轻的驻外大使。但对你而言有意思的一点应该是,”贾士俯下身撑住石桌,对唐晓翼道,“他收藏了不少中国的珍贵古董。”

“譬如?”

“譬如,我听说他有汉庭的宫灯,右军的行书,唐宫的步摇。当初从圆明园掠去的宝贝,他那儿也有些。似乎有一个生肖铜像——应该是马的。”

“你这么说我倒想起个人,前些日子来我店里的一个洋人。长得也好。”唐晓翼放下茶杯,回忆道。“他对中国文化造诣应该不浅。当时他来,直说要那张鸣岐的手炉。”

“哟,我记得那算是你那店里摆出来最宝贝的东西了吧。卖了么?”贾士问。

唐晓翼睨他一眼,嘲讽道:“怎么可能?我向来不卖古玩给外国人。但他知道我是唐家的。”

“来北平买古玩,知道得稍微多些便知道唐家。这不稀奇。”贾士道,“长什么样?”

唐晓翼转着茶杯,钧瓷杯里的茶清香袅袅。“洋人还能长什么样?金发,碧眼,戴顶格子软帽,左胸前别了朵白玫瑰。”

闻言,贾士放下玉如意,挑了挑眉道:

“巧了。那新来的大使,正是喜欢在胸前别一朵白玫瑰。”

——
题目是随便起的。来自欧阳修的“六幺催拍盏频传”一句。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