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高三闭关-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唐亚】恨春迟(下)(fin.)

-06.

亚瑟在南京待了半年。从梅雨看到落雪,唐氏戏楼里的深深竹林青翠如旧。

他听了唐晓翼七场戏。原本只有六场,十月唐奶奶忌日那天唐晓翼又唱了一场。唱的贵妃醉酒。

亚瑟知晓些中国的文化,当时只觉诧异。唐晓翼对着镜子小心而熟练地卸着繁复华美的头面,淡淡地说道,奶奶她最爱的一出戏就是贵妃醉酒。他轻声地哼着戏词,又问道,你猜,我奶奶最喜欢里头哪句词?

这着实是难为亚瑟了。纵他在洋人中算了解中国了解的颇多的了,又岂会知道京戏的唱词。

唐晓翼也没有真的要难为他,顿了顿便又自顾自说了下去。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盅。

-07.

过年的时候亚瑟路过唐氏戏楼,看见唐家的小姑娘正跟着一个演小生的戏子贴春联。大红的长卷纸上用蘸饱了墨的笔写了一句句吉祥话,门上的秦叔宝和尉迟敬德披甲而立,不怒自威。 大香樟披了层雪,叶子蔫成深色垂着。还有些没掉的小果子,一簇簇地挤在一起攒着。

你哥哥呢?

亚瑟驻足,开口问道。那小姑娘和戏伶认得他,自七月来便场场光临打赏阔绰的洋客。小姑娘扎着两个包子似的发髻,穿得绒绒鼓鼓的,一身喜庆的红。她有些羞怯地拉着身旁戏伶的衣裳,小声答道,哥哥带人出门办年货去了。
   
正寒暄间,小姑娘眼睛一亮,冲亚瑟的方向叫了句哥哥。
   
亚瑟蓦地转头。

-08.
   
梧桐树下,青年一袭银灰的长袍马褂立于满道白雪上,提着鲜艳的年货,冲他微微地笑了笑。
 

-09.
   
既然来了,便进来坐坐罢。我买了吃的回来。
   
唐晓翼对亚瑟说道,一边接住扑向他的小妹妹。亚瑟犹豫了一下,开玩笑般道,我这次可没带多少赏钱。
   
青年将年货递给小厮的手微微一滞。再抬头时,唇角的笑容已然敛去。
   
蒙哥马利先生若是这般看不起我们这些小戏子,请走便是。
   
凛冽寒风骤起,卷着些潮气刺入血肉筋骨。又像是刺进心里,蓦然冻住。
  
那边梧桐树上落了最后一片枯叶。

-10.
   
朱门戛然而阖,震得门檐上积雪簌簌而落。

-11.
  
亚瑟嘴唇微张,想说什么又最终没说。

他抿了抿嘴,抬起湛蓝色的眼眸望向树叶落尽的法国梧桐。
   
他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待得太久了。

-12.
   
之后他再没有去唐氏戏楼。偶尔路过,也再未看见贴出演出的告示。
   
那年的春天来得很迟。雪总是时不时地落着,南京城的人们也没能脱下冬装。正月过了,连二月都过了一旬,寒风才渐渐地弱下来。
   
中旬之末的时候梨花打了苞,公馆前人行道上的的法桐长出了点点软茸嫩绿的新叶。下人帮着他收拾回国的行李。去书房的时候他听见两个年轻女佣小声碎嘴,道老爷这是没福气看南 京的春花了。
   
可不。哎,你听说那唐氏戏楼要搬了不?
   
搬哪去?
   
说是北 平呢。
  
哟,北 平可不太平呀。
   
你这话说的,现在哪儿太平?

……
   
亚瑟有些恍惚。他有点想去看看唐晓翼,但又不知该不该去。管家的在外面敲门进来,道,老爷备的车好了。
  
那走罢。他叹息一声。

-13.
  
亚瑟站在甲板上,倚着栏杆看海。海风寒凉,浸肘如水。他看着那一片蓝茫茫的虚无,忽然想起了唐晓翼曾对他说过的那句唱词。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盅。
   
海鸥顺着天上流云的痕迹滑翔而过。物是,而人已非。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