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曾听见风吹过森林。

【周叶】协奏(1)

·校园为主,第一章大概只是铺垫。

01.

周泽楷背着琴盒站在他的新小提琴教师家前。他皱着眉看着门牌号,又低下头在手机里翻找着地址信息。而正在他一脸苦恼地想着信息到底被他存哪儿去了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咣地一声,厚实的木门就朝脸撞来。周泽楷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一些。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提着垃圾袋探出半个身体,和周泽楷透着惊吓的眼神对个正着。

少年愣了一下,问道:

“你谁?”

周泽楷终于缓过神。看着少年带着疑惑的眼神,支吾了一下答道:“周泽楷,林老师的新学生。”

少年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整个人走了出来。周泽楷这才好好地打量了这个少年一下。黑色的头发有点长,像是有点时间没去理发了;肤色在不那么亮的灯光下也显得很白净,大概是不常出门导致的;神色有些懒散,甚至还有些颓废的感觉,但那双眼眸却意外地吸引人。少年冲周泽楷笑了一下:“你就是周泽楷啊,我叫叶修。林老师在琴房里,小过道右手侧那个。”他又轻轻地晃了一下提着的垃圾袋,往楼梯下走去:“客用拖鞋在鞋柜最上面一层,你自己拿。”

周泽楷轻声冲着叶修的背影说了声谢谢,叶修似乎笑了一下,只头也不回地冲他摆了摆那只空着的手。周泽楷按照叶修的告知,顺利地到达琴房上完了课。

新教师是一个温和的中年男子,戴着黑色的半框眼镜,典型的书生模样。林老师很欣赏周泽楷在音乐上的才华,甚至向他作出了去考音乐学院的建议。

“嗯……会考虑。”

周泽楷模糊地应下。他其实没什么当艺术生的意向,他的梦想是做科研。林老师大概看出了他的意思,但也没说什么。

出去的时候周泽楷又碰到了叶修,他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端着碟蛋糕吃得有点痛苦的样子。他面前的茶几上已经放了三个一模一样的蛋糕盒和俩碟子。见周泽楷路过,叶修赶忙咽下口里的蛋糕叫住了周泽楷。

周泽楷本来都要走到玄关,突然被叫住,有些疑惑地停下看向叶修。

叶修看着周泽楷,嘴角都还沾着点奶油,一脸严肃地问道:

“小周,你不介意吃甜食吧?”

别说这样子还有点喜感,周泽楷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叶修的脸上很明显地露出了释然和愉悦的表情,踩着拖鞋哒哒哒跑到厨房那边,从冰箱里又拿出一小盒一模一样的蛋糕,配好叉子递给周泽楷。

叶修表情诚恳:“送你。”

周泽楷看叶修,脸上都写着真的吗三个字,叶修又重复了一遍,干脆把蛋糕塞进了他手里。周泽楷受宠若惊,小心地拿着蛋糕说了声谢谢。叶修被他的反应逗乐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周还真是不爱说话哈。

结果周泽楷出门的时候叶修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回到玄关。

“蛋糕明天过期,你今晚就吃了吧。”

表情依旧诚恳。

周泽楷默然,他大概知道叶修为什么突然把蛋糕给他了。

之后周泽楷每次来上课,基本都能看见叶修。有时没看见他,叶修就大概是在钢琴琴房里练琴或者在书房里写作业。周泽楷倒没听叶修弹过琴,房间隔音效果好,对面琴房关了门只能模模糊糊听见钢琴的声音罢了。他一周要上两节课,一来二去地两个人也熟了起来。叶修第一次见面的蛋糕几乎就是甜奶油搭甜巧克力,把周泽楷腻得够惨。为了表达安慰,第二次周泽楷来时叶修还特地下楼指点周泽楷买了碗咸豆花。叶修人不太正经,熟了之后更是常以调戏周泽楷为乐。周泽楷虽然平时并不太喜欢老这样被调戏,但对象是叶修又让他觉得并没有什么。

十一月份,市里举办了艺术节。周泽楷代表他的小学参加了比赛,一路过关斩将杀到决赛。在决赛的时候他看见了叶修。叶修上场的时候他刚好去了茶水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叶修一身黑色礼服端正地坐在钢琴前,和平时懒散的样子判若二人。

叶修报的是一首小提琴古典乐改编的曲子,名字太长,周泽楷忘了个一干二净。小提琴轻快活泼的音调被叶修用钢琴几乎完美地再现,那双周泽楷记得长得很好看的手在黑白琴键上灵巧地翻飞。周泽楷不知不觉被迷住了,坐在座位上出神地看他。叶修出众的手速让他在此时也能悠然自得处变不惊。小提琴的弦乐被钢琴用另一种形式诠释,没有交响乐伴奏的轻快旋律回旋翩飞,由歌唱转入跃动,轻重缓急都透着舞曲式的俏皮。

一曲刚毕,学校的带队老师就过来找人了。周泽楷跟着老师和其他同学出场上车,脑海里却始终是叶修在舞台上耀眼的身影。

他好厉害。

周泽楷垂下眼睫,细密纤长的睫毛遮住了别人的投向他眼睛的视线。他抿着嘴,自己微微地笑了起来。

下一次去林老师家里的时候,周泽楷看见他的师母陈老师正在板着脸数落叶修。

“甜食少吃点,你又不爱运动!晚上手机台灯电筒全部没收,不准熬夜!”

陈老师是一个颇为大气温和的女性,和林老师一样在S市音乐学院任教,但教的是钢琴,叶修就是她的学生。两位教师的独子去年去B市读大学了,于是完全把借住在家里的叶修当小儿子养,该宠该训一样不落。

叶修难得的顺从样,低眉顺眼连连应着是。陈老师向来心疼叶修,哪里忍心真的骂他,看训得差不多了也就收了架势,揉了把叶修头发,又和周泽楷笑着打了声招呼就去拿零食给孩子们吃。

时间还早,周泽楷干脆和叶修并排坐下。他看着叶修,眼里的疑惑明明白白地在他脸上写了怎么了三个大字。陈老师把洗了的水果拿过来放到茶几上,和周泽楷讲了句随便吃就去书房了。叶修目送陈老师关上书房门,才舒口气道:

“我晚上在房间里熬夜看书,被陈老师发现了。”

“学习?”

“嗯……可以算吧。”

叶修心不在焉地应着他,懒得去洗手就随手套了双塑料手套,拿着个苹果削皮。叶修的手长得很好看,白皙而且手指纤长,骨节清晰但不像很多男生那样大得凸出来。指甲修得很圆润可以看出来经常用心地修剪。周泽楷就愣愣地看着叶修的手指隔着透明的手套旋动着苹果,很快就削出了一条完整的长果皮。

“哪。”

叶修举起苹果,在周泽楷因为走神而失焦的眼前晃了晃。叶修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周泽楷突然玩心大发,直接往苹果上啃了一口。

又脆又甜。

叶修笑了出来,毫不留情地把苹果塞给周泽楷。周泽楷刚才那口咬得太大,正悲伤地和苹果作斗争。叶修随手从蜜饯罐里拣了颗樱桃李吃,把手套脱了。

“哎小周,你打算读音乐学院吗?”

叶修突然问周泽楷,此时周泽楷终于把苹果嚼碎咽了下去。周泽楷看了眼叶修,摇摇头。

“怎么不报?我上次艺术节听见你拉琴了。很棒。”

叶修朝周泽楷笑了笑,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周泽楷没应,听见叶修的夸奖他有点小开心,心里的背景布都换成了暖色小碎花。等小碎花开完,周泽楷才长长地嗯了一声,道:“谢谢。”

他又紧跟着说道:“你也不是音院的。”

叶修云淡风轻:“哥立的志是成为国家社会栋梁。”

周泽楷:“……”

“可是你弹得更好。”周泽楷言简意赅。

“可不是。”叶修丝毫不谦虚,他两个国际钢琴大赛的金奖和一个银奖就在书房里收着。“陈老师郁闷死了。但我实际上比较喜欢理科,理想是当个科学家。”

我也是。周泽楷默默想。他从心里觉得叶修应该是成绩很好的一类学生,虽然叶修总是一副吊儿郎当懒散到骨头都没了的样子。“现在林老师估计也要郁闷了,哈哈。”

周泽楷在心里说他大概已经郁闷过了,但并没有什么表示。叶修又问他:“小周,你以后想干嘛?”

“一样。”

“年轻人志向远大,”叶修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老气横秋地评论道,丝毫不管他只比周泽楷大一岁的事实。他狡黠地向周泽楷眨了眨眼,道:“也许我们以后可以做搭档。不过目前你的第一步是赶上我,我的成绩可不赖。”

周泽楷抿着嘴,他有些好奇叶修除了艺术之外的情况,但到底没问。叶修轻飘飘留下句小周加油,就起身到琴房练琴去了。

————
说句题外话,我在写的时候其实一直在想这两个人到底是爱吃甜还是咸……orz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