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都献给现在。”

【忘羡】世间情为物数

不知道算啥梗……

-疯狂流水账。

(本来这应该是一篇上但我不是很确定会不会有后续……

——————————

当数学竞赛教室的门被推开时,下面坐着的学生全体都懵了一下。

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青年夹着书走了进来,帅气阳光的脸庞和高挑的身材与之前慈眉善目的中年大叔形成了鲜明对比。

好帅,并且……好眼熟?

坐在前排的几个女生已经小声嘀咕了起来,虽然听不见也可以知道是在讨论难得一见的高颜值帅哥。青年在讲台上放下书,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字。

有学生小声念了出来,发出惊呼的范围由女生扩大——

Y中神一般的传说,六年前毕业,高一就进入国家集训队,高二高三斩获两枚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牌,高考时...

2018-11-04

【唐亚】脑洞。

闭关前扔几个脑洞,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写。




- 泛舟在斯普兰德河上 -


现代架空/年下/学长学弟/少年的青涩情愫


——

        “那是蒙哥马利家的幼子,最是品貌双全。”贾士小声跟唐晓翼咬耳朵,“艾斯告诉我他肩上那披风已经披了两年了。”

        唐晓翼没上心。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到了台上发言的学生代表身上。三年级的学生站在讲台上,谈吐优雅而大方,吊灯璀璨的光芒映得他金色的鬈发愈加灿烂。
   ...

2018-08-16

【唐亚】救援行动(哨向)(01)

·哨兵向导设定。设定沿袭源自外网的福华同人《维多利亚时期伦敦的哨兵与向导观察报告》。其设定与国内普遍流行的版本存在颇多差异,会尽量在文中说明清楚。

·记不清楚,或者《报告》中未涉及的地方会转为私设(有些可能是对《报告》设定的错误理解(…),请原谅)。

/01.

唐晓翼从睁开眼睛开始,一共花了十三分钟才恢复意识。

此刻,他正躺在安抚室柔软的白色单人床上。室内几乎所有的物品都是白色的,包括墙壁、天花板以及地板。而墙壁是特质的,隔绝了来自外界的一切声响。室内一片安静,只有微弱的白噪音。这一切都是为了平静哨兵——尤其是陷入狂化或神游的哨兵。唐晓翼瞪着眼在床上又躺了一...

2018-07-05

【唐亚】启明归(5)

·应该没人记得这篇了…我自己也基本把原来的设定忘了个干净(。
·对前文一无所知的小伙伴可以戳tag。虽然我觉得不知道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怎么回事lofter老说我(1)有敏感词……但(1)真的一点用都没有我就不加tag了。)

/05.

唐晓翼冷哼一声,用一双靴底迎接自己的上司和新参谋。

“唐,把你的脚从办公桌上拿下去。”乔治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像什么样。”

唐晓翼还算给乔治面子,哼哼着把一双长腿从桌子上放下去,不过这歪来倒去的坐姿依旧不敢恭维。亚瑟在心里默默地给他的仪容态度评判了一个E。

“你的搭档,蒙哥马利少尉。”乔治介绍道。亚瑟立正,行了个军礼:“...

2018-06-30

期年已至,大梦当醒。

2018-06-27

今天就要回学校了,想想今年又不能守着乐乎给叶神过生还挺难过的。
入全职快三年了,觉得好快。自从看完全职,叶神就成了二次本命。
迷全职最疯魔的时候还立志要考ETH,结果后来摊成一条咸鱼,德语完全没学,想想还挺惭愧的。
不过怎么样,真的很喜欢他。

他今年要21岁了,将收获第三个冠军。
他很好,特别好。

他是荣耀教科书,是拿过四个冠军奖杯的伟大的选手。
他会嘴炮,会拉仇恨,但他也有无声处的温柔和令人肃然起敬的坚强和毅力。
他是当之无愧的荣耀之神。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腻。”

他叫叶修。

2018,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了不起的...

2018-05-20

【唐亚】盏频传(4)

04.

礼拜五,晚。秋香居。

满桌珍馐美馔,雅座中两位青年却都没怎么动筷。亚瑟是吃得慢,唐晓翼是没那个心思,单靠着椅背看对面的人吃。亚瑟被盯着倒也从容淡定,又咽下一小口鲍鱼肉才放下筷,望着唐晓翼笑盈盈道:

“唐先生不吃么?”

“少说废话,吃完谈正事。”唐晓翼没好气道。

“唐先生就不怕我设了伏兵,没有力气逃不出去?”

唐晓翼心中直骂有病,冷下脸道:“你敢。”

亚瑟几乎是有些调皮意味地冲他眨了眨眼,唐晓翼失神一刹,又回过神来。秋香居光线并不明亮,暖色调的灯光与这古色古香的装潢甚为相配,酝酿出一种慵懒而令人迷醉的氛围。亚瑟坐在圆桌的另一头,右手捏住杯茶,白皙修长的手指被白瓷茶杯映得愈发...

2018-02-14

【唐亚】盏频传(3)

03.

唐晓翼的脸色差得要死,咬牙几次还是没有发作。

在北平城,敢对他看上的东西出手的人还没有过。一是不能,二是不敢。一楼司仪噤声半晌,明摆着是在等他的态度。贾士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一亿的价还敢点天灯,显然这位也是来头不小。他刚想对唐晓翼道算了,就听唐晓翼冷然道:

“一亿五千万。”

台下司仪立马高声重复。贾士瞪大了眼看唐晓翼,后者带着怒气冷声道:

“我拿不到,也要让他吃点苦头;我拿的到,就卸了他的胳膊。”

“何必。”贾士摇摇头,心道只怕这敢点天灯的恐怕也不好得罪。他是贾家独子,但论起在北平城里横行霸道还远比不上这位。贾士平时是颇为匪气,但并不很会得罪人。唐晓翼就不同了。平日里尖牙利...

2018-02-12

【唐亚唐】盏频传(2)

02.

唐晓翼一直都不喜欢所谓“上流”的宴会,尤其是带了那么点政 治意味的宴会。

大厅内觥筹交错杯盏频传。另一头的舞池边,乐队演奏着舒缓的华尔兹,盛装的男女一对对走着舞步。唐晓翼见贾军阀——他的舅舅,已到了远处去与一些官员交谈,便将杯中未饮尽的白葡萄酒倒掉,悄无声息地脱离人群,径自走向了角落里的侍应台。

“麻烦给我一杯茶。”

“绿茶还是红茶,先生?”

“绿茶,谢谢。”

一位侍者转去了厅后,另一位侍从歉意地对唐晓翼笑了一下:“抱歉先生,我们需要现泡,麻烦您稍等。”

“好的。”

唐晓翼靠在大理石台边,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和着华尔兹的节奏轻敲着台面,忽然看见不远处的一大束百合后露出一抹...

2018-01-12
1 / 4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