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晨星

The tragedy of life is not so much what they suffered, but what they missed.

【唐亚】救援行动(哨向)(01)

·哨兵向导设定。设定沿袭源自外网的福华同人《维多利亚时期伦敦的哨兵与向导观察报告》。其设定与国内普遍流行的版本存在颇多差异,会尽量在文中说明清楚。

·记不清楚,或者《报告》中未涉及的地方会转为私设(有些可能是对《报告》设定的错误理解(…),请原谅)。

/01.

唐晓翼从睁开眼睛开始,一共花了十三分钟才恢复意识。

此刻,他正躺在安抚室柔软的白色单人床上。室内几乎所有的物品都是白色的,包括墙壁、天花板以及地板。而墙壁是特质的,隔绝了来自外界的一切声响。室内一片安静,只有微弱的白噪音。这一切都是为了平静哨兵——尤其是陷入狂化或神游的哨兵。唐晓翼瞪着眼在床上又躺了一...

2018-07-05

【唐亚】启明归(5)

·应该没人记得这篇了…我自己也基本把原来的设定忘了个干净(。
·对前文一无所知的小伙伴可以戳tag。虽然我觉得不知道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怎么回事lofter老说我(1)有敏感词……但(1)真的一点用都没有我就不加tag了。)

/05.

唐晓翼冷哼一声,用一双靴底迎接自己的上司和新参谋。

“唐,把你的脚从办公桌上拿下去。”乔治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像什么样。”

唐晓翼还算给乔治面子,哼哼着把一双长腿从桌子上放下去,不过这歪来倒去的坐姿依旧不敢恭维。亚瑟在心里默默地给他的仪容态度评判了一个E。

“你的搭档,蒙哥马利少尉。”乔治介绍道。亚瑟立正,行了个军礼:“...

2018-06-30

期年已至,梦当醒矣。

2018-06-27

今天就要回学校了,想想今年又不能守着乐乎给叶神过生还挺难过的。
入全职快三年了,觉得好快。自从看完全职,叶神就成了二次本命。
迷全职最疯魔的时候还立志要考ETH,结果后来摊成一条咸鱼,德语完全没学,想想还挺惭愧的。
不过怎么样,真的很喜欢他。

他今年要21岁了,将收获第三个冠军。
他很好,特别好。

他是荣耀教科书,是拿过四个冠军奖杯的伟大的选手。
他会嘴炮,会拉仇恨,但他也有无声处的温柔和令人肃然起敬的坚强和毅力。
他是当之无愧的荣耀之神。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腻。”

他叫叶修。

2018,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了不起的...

2018-05-20

【唐亚】盏频传(4)

04.

礼拜五,晚。秋香居。

满桌珍馐美馔,雅座中两位青年却都没怎么动筷。亚瑟是吃得慢,唐晓翼是没那个心思,单靠着椅背看对面的人吃。亚瑟被盯着倒也从容淡定,又咽下一小口鲍鱼肉才放下筷,望着唐晓翼笑盈盈道:

“唐先生不吃么?”

“少说废话,吃完谈正事。”唐晓翼没好气道。

“唐先生就不怕我设了伏兵,没有力气逃不出去?”

唐晓翼心中直骂有病,冷下脸道:“你敢。”

亚瑟几乎是有些调皮意味地冲他眨了眨眼,唐晓翼失神一刹,又回过神来。秋香居光线并不明亮,暖色调的灯光与这古色古香的装潢甚为相配,酝酿出一种慵懒而令人迷醉的氛围。亚瑟坐在圆桌的另一头,右手捏住杯茶,白皙修长的手指被白瓷茶杯映得愈发...

2018-02-14

【唐亚】盏频传(3)

03.

唐晓翼的脸色差得要死,咬牙几次还是没有发作。

在北平城,敢对他看上的东西出手的人还没有过。一是不能,二是不敢。一楼司仪噤声半晌,明摆着是在等他的态度。贾士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一亿的价还敢点天灯,显然这位也是来头不小。他刚想对唐晓翼道算了,就听唐晓翼冷然道:

“一亿五千万。”

台下司仪立马高声重复。贾士瞪大了眼看唐晓翼,后者带着怒气冷声道:

“我拿不到,也要让他吃点苦头;我拿的到,就卸了他的胳膊。”

“何必。”贾士摇摇头,心道只怕这敢点天灯的恐怕也不好得罪。他是贾家独子,但论起在北平城里横行霸道还远比不上这位。贾士平时是颇为匪气,但并不很会得罪人。唐晓翼就不同了。平日里尖牙利...

2018-02-12

【唐亚唐】盏频传(2)

02.

唐晓翼一直都不喜欢所谓“上流”的宴会,尤其是带了那么点政 治意味的宴会。

大厅内觥筹交错杯盏频传。另一头的舞池边,乐队演奏着舒缓的华尔兹,盛装的男女一对对走着舞步。唐晓翼见贾军阀——他的舅舅,已到了远处去与一些官员交谈,便将杯中未饮尽的白葡萄酒倒掉,悄无声息地脱离人群,径自走向了角落里的侍应台。

“麻烦给我一杯茶。”

“绿茶还是红茶,先生?”

“绿茶,谢谢。”

一位侍者转去了厅后,另一位侍从歉意地对唐晓翼笑了一下:“抱歉先生,我们需要现泡,麻烦您稍等。”

“好的。”

唐晓翼靠在大理石台边,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和着华尔兹的节奏轻敲着台面,忽然看见不远处的一大束百合后露出一抹...

2018-01-12

【唐亚】盏频传(1)

/民国。预警。
/历史、文物之类瞎写,没查资料。

/01.

唐晓翼从榻上起来,窗户阖着,屋子里昏昏暗暗的。角落里的紫铜鎏金香炉悠悠地吐着轻烟,沉香的香味漫在整个房间里。

一点一刻。

唐晓翼站起来套好外套,推开小阁的门下楼去。他转过楼梯拐角,看见了个金发碧眼的洋人。

那年轻人穿着件浅灰色的大衣,胸前别了朵白玫瑰。他踱步在陈列着古董珍宝的檀木架前,漫不经心地看着。

唐晓翼不动声色,北平洋人不少,想买中国古董的人也不少。布鞋踏在木楼梯上发出嗒,嗒的声响。青年转过身来,恰好和唐晓翼对上了眼神。

这是一个长得相当好看的洋人。青年冲唐晓翼温和地笑了笑,微微颔首示意。唐晓翼也回了个礼。

“有什...

2017-11-19

【唐亚】恨春迟(下)(fin.)

-06.

亚瑟在南京待了半年。从梅雨看到落雪,唐氏戏楼里的深深竹林青翠如旧。

他听了唐晓翼七场戏。原本只有六场,十月唐奶奶忌日那天唐晓翼又唱了一场。唱的贵妃醉酒。

亚瑟知晓些中国的文化,当时只觉诧异。唐晓翼对着镜子小心而熟练地卸着繁复华美的头面,淡淡地说道,奶奶她最爱的一出戏就是贵妃醉酒。他轻声地哼着戏词,又问道,你猜,我奶奶最喜欢里头哪句词?

这着实是难为亚瑟了。纵他在洋人中算了解中国了解的颇多的了,又岂会知道京戏的唱词。

唐晓翼也没有真的要难为他,顿了顿便又自顾自说了下去。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盅。

-07.

过年的时候亚瑟路过唐氏戏楼,看见唐家的小姑娘正跟着一个演...

2017-11-05
1 / 4

© 黎晨星 | Powered by LOFTER